让学生学其所长,学其所爱(在一线)

——中国农业大学以“学”为主推进教学改革

自由转专业、以学生学习为中心的教学方式、院士上核心通识课、强化本科生科研创新训练、选修研究生课算学分、参加体育俱乐部算体育课学分……中国农业大学的本科生教学改革正在迅速铺开。

对于本科生可以自由转专业,中国农大校长柯炳生说:这样做的基本理念,就是让学生学其所长,学其所爱。自由转专业是以人为本、以学生为本的体现。兴趣,是创新型人才培养的最重要的基础,每个学生擅长学的专业,对其来说就是好专业。逼着学生学习自己不喜欢的专业,肯定学不好。

没有成绩限制、没有专业限制  转专业自由度居国内高校前列

每到大学招考季节,众多考生及其家长都在到处咨询什么专业好。有调查表明,将近六成的高中毕业生不知道大学专业的内涵是何物,那么,有多少高中生真正了解自己的所长所爱?对大学生成长成才来说,专业与兴趣是不可逾越的题目

通过简单的面试,中国农业大学2015级工业设计专业本科生吴一鸣,在一年级下学期即2016年开学不久、成功转入自己喜欢的传媒专业。她说:我比较擅长作文和英语,对微信、客户端等新媒体非常有兴趣;相对而言,对于工业设计专业要求的相关基础知识掌握得不够,兴趣也不大。

中国农大自2011年春季学期开始实行自由转专业政策,允许大学新生从第二学期起,每学期初根据学校的相关规定申请转入自己心仪的专业,他们还可以多次申请转专业。学生申请转专业时,一方面,没有任何学习成绩的限制,这鼓励了成绩不理想的同学转专业,因为成绩不好的原因,可能就是专业不合适;另一方面,没有任何专业限制,跨学院、跨大门类转专业的,更能得到鼓励。中国农大教务处副处长兼招生办公室主任付立忠说,为了配合这一政策,学校在安排招生计划时采取了配套性措施:热门专业少安排一些招生指标,目的就是为学生入校后转专业提供更大空间。

据悉,中国农大学生转专业的自由度是国内高校中非常高的,平均每个年级有10%—15%的学生成功转专业。这可以同世界上的许多著名大学媲美。2013级学生宗佳桦是从农学院转到经管学院工商管理专业的,她说:我进入大学之后才深深地认识到,高中填报志愿时自己对于各种专业了解不全面,学校的自由转专业政策给了我一个重新选择专业的机会。

对于一些大学生苦于不能转专业,柯炳生感同身受,他当年本科四年读了自己不感兴趣的专业,直到报考研究生时,才如愿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专业。他说:许多高校管理层已经认识到高考定专业的弊端,但是,受制于种种现实因素,多数学校不敢真正动手进行大的改革。

院士教授本科生、5人选课即可开课  教学方式以学生学习为中心

中国农大极力推进以学生学习为中心的教学方式改革,通过混合教学,讨论式教学,强化平时考核、实现考试方式多样化等手段,促进本科教学由以教师为主向以学生为主转变。

目前,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智能终端日益普及,同学们也越来越习惯于随时随地学习。学校据此建设以服务师生为中心的教学管理服务平台,推动信息技术应用与教学方式方法改革融合,构建智能化学习空间,核心课程与通识课程实现网络化教学。计算机系副主任吕春利副教授2009年开始构建计算机系的学习网站——“学吧,进行老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教学互动,2010年他引入作业自动评判系统,去年在计算机系全面推进网上课堂+现实课堂的混合式教学模式。

武维华、沈建忠、康绍忠、李德发等4位在职的院士参与本科生核心通识课教学,他们分别牵头主讲《生命科学导论》《兽医科学发展与人类健康》《中国水问题与科学应对》《现代畜牧业技术与产业》课程,院士们向学生传授自己所学的精华,本科生也能在课堂上一睹院士的风采。

为了满足一些学生的个性化学习需求,学校实行更为灵活的开课政策,5人选课即可开课,给学生更多的自主权和选择权,鼓励小班教学,允许教师在自己的办公室上课。

为给本科生打牢厚实的通识基础,中国农大引入校外教育优质资源,让学生能得到所选课程领域顶尖学者的知识传授。中国农大教务处处长林万龙说,学校会很快形成较为完整的两年通识教育体系,学生可以在50门左右高质量通识课中选修;学校今年开始允许本科生任意选修其他专业的课程、研究生课程和学校认定的外校课程。

许多大学教师在下课后忙于科研,学生很难找到教师答疑解惑。针对这样的问题,中国农大要求任课教师每周拿出固定的时间在固定地点给学生答疑,为学生的专业选择、学业规划和学习困惑提供订单式服务。这让学生从高中到大学的过渡更加自然,让同学与老师之间有更多的接触和交流。中国农大副校长王涛说。

中国农大鼓励学生参加科研创新活动,所有科研实验室均对本科生开放,学校将设立两个科研创新学分,在科研创新项目中取得优异成绩的学生,将获得免试攻读研究生的机会。(人民日报记者 董洪亮 ,发表于2016623日《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