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milton在上海纽约大学看到了什么?

2016-03-02   作者:金寒草


 坐在位于美国纽约大学曼哈顿校区的办公室,Andrew Hamilton很难再从窗外的景色中找到记忆中耶鲁和牛津哥特式的教学楼。上任不到两个月,Hamilton踌躇满志地来访与纽约一般高楼林立的上海,他与上海纽约大学的在读学生、教职工和学生家长进行深入交谈,和学生们一起上课,甚至参加了学校招生阶段的“校园开放日”,同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高中毕业生进行了一场“餐桌对话”。 

 Hamilton在这里看到了什么呢? 

 3月1日,面对记者的提问,Hamilton信心满满:“耶鲁和牛津构建了高等教育过去和现在的框架,我们将界定世界高等教育的未来。” 

  

 对中国高中生印象深刻 

 今年1月,Andrew Hamilton正式接替John Sexton成为美国纽约大学第十六任校长。现年62岁的Hamilton博士自2009年一直在担任英国牛津大学的行政校长一职。在此之前,他是耶鲁大学的教务长,同时兼任化学与分子生物物理学教授。上任后首次来华的第一站,他选择了上海,和上海纽约大学。 

 2011年,首个教育部批准的、拥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美合作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应运而生,在金融中心陆家嘴一隅打造一方天地。“没有围墙的大学”、“中外学生五五开”、“主动学习模式”……一系列让国内高等教育眼前一亮的新气象层出不穷,隐约摸索起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门槛。国内不少尖子生宁可放弃北大清华港大的橄榄枝,也要奔向这片至今仍未有一届毕业生的“试验田”。 

 在与中国教育“亲密接触”的这几天,Hamilton对中国高中生印象深刻。上周六,他邀请部分申请报考上纽大的应届高中毕业生共进晚餐。“他们的眼中透露出对于全球化的深刻理解。”他盛赞中国高中生英语表达能力出色,同时对当前国际社会上各类热点问题抱有兴趣和见解。同时,在和学生家长交流时他发现,中国家长们“全身心投入对于孩子的教育,敢于支持孩子参与到全球化教育中来。” 

 在Hamilton看来,这种“美妙的双重身份”恰恰是上海纽约大学从国内外名牌大学中脱颖而出,吸引考生趋之若鹜的原因,“这可是第一所中美合作办学的成果”。在这里,跨文化探索从学生“内部”开始。 

记者了解到,今年上海纽约大学于国内收到1948份入学申请,全球范围内达9000余份。然而,为凸显其极具特色的国际化、多元化的学习氛围,刻意维持中国学生占51%、国际学生占49%的平衡,今年国内计划招生151名,留学生149名。 

Hamilton透露,未来几年上纽大将“小幅度地、稳步增加本科及硕士、博士学位的招生人数”,为学校进一步建设成为综合性研究型大学招募科研力量。 

  

 高等教育全球化“势不可挡” 

 言谈中,这位纽约大学新任校长不止一次表达高等教育的全球化浪潮“势不可挡”的预言。“21世纪我们遭遇各种世界性难题,尽管过程充满挑战,我们仍然要选择合作。” 

 Hamilton认为,上海纽约大学的“双重身份”逐步凸显高等教育全球化合作的优势,如今校园内已然融合了全球80多国家和地区的文化背景。“我们帮学生创造了一个绝好的机会,让他们和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一起研究、探索。”他提到上海纽约大学与华东师范大学正在进行中的脑神经学合作研究,认为这将成为中美高校科研合作的范本。 

“无论是在阿布扎比还是在上海,马德里还是特拉维夫(以色列城市),从一个文化流动到另一个文化,让学生用不同的语言、从不同的角度进行研究。”Hamilton认为,在多元文化相互交融作用下,这些青年才干学会包容和理解,形成长远的全球化视角。 

 据了解,纽约大学在过去二三十年间构建的全球教育体系已遍布全球的14个国家和地区。在该体系内,包括上海纽约大学,所有学生将有机会流动到其他13个校园或学习中心进行一至三个学期的海外学习,以丰富学生学习生涯中的国际化体验。 

 此外,上海纽约大学的宿舍安排别具特色。在距离教学楼5公里的学生宿舍,每个房间都安排有中国学生和国际学生,双方可以在分享各自生活经历的同时,了解彼此的文化和提高语言能力。据了解,学校要求所有学生都精通英语,而国际留学生在毕业时必须能熟练运用中文表达。 

 Hamilton表示十分期待2017年夏季的上海纽约大学首批毕业生。“上海纽约大学的学生一直扮演着一个主动的角色,擅长独立思考,积极与导师进行交流,甚至敢于挑战常识和权威。”他认为在未来的工作中,这些学生也将继续发挥这般主动的“上纽大人”的个性。 

  

 中国大学进军世界一流的轨道已逐步成型 

 曾在耶鲁大学、牛津大学两所“老牌”名校担任管理职务的Hamilton,欣然接手活力十足的纽约大学。从古色古香的拉德克里夫馆走进摩登的博斯特图书馆,他适应良好:“国际一流的大学都有一个共性,就是追求卓越。” 

学术研究、学生质量、师资水平……在Hamilton看来,无论是耶鲁、牛津,还是纽约大学和上海纽约大学,大学的职责和本质是相似的,不是往大学生脑袋里填鸭式地灌输理论知识,而是让他学会思考,特别是批判性思考。他说:“让古人类学的学生学会古人类学家的思考方式,让物理学的学生学会物理学家的思考方式。” 

 在与中国大学的接触中,Hamilton发现中国大学进军世界一流的轨道已逐步成型。“世界一流大学必然在国际舞台上拥有独特的身份标识。这种身份标识用一流的学术、科研、师生来勾画。”他认为许多中国大学已经在国际交流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标识,同时他为中国大学支招建设世界一流的师资队伍,保持开放式的思维,接纳全球最优秀的人才。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